公益先锋 |杨沙:“女童保护”,十年磨一课

时间:2023-11-09 10:24:14 来源:公益时报

“今天我上了女童保护这一节课!是扬(杨)老师教我的! 这一节课我学会了:

身体是我们的好朋友,因此我要照顾和保护它。身体由很多个部位组成,有些部位可以露在外面给人看,比如眼睛、嘴巴、胳膊,有些则是隐私部位,不能给人看和摸。善意的触碰会给我们感觉自然、温暖和安全,是友好的接触。而其他接触,我们有权利拒绝……这一节课我学会了,不让别人看自己的隐私部位,也不看别人的隐私部位,我很高兴能上着(这)一节课,让我学会了很多很多的知shi(识)。”

这是一名小学生上完杨沙讲授的安全教育课后,写下的感想。

杨沙是江西新余高新区第三小学的一名教师,2023年2月,她前往新疆阿克陶实验小学支教,了解到该校没有开设过防性侵安全教育课程,她决定给孩子们上一堂相关课程。

杨沙授课所使用的教案,来自公益机构“女童保护”。她是“女童保护”的志愿者讲师。

杨沙在给新疆阿克陶实验小学的孩子们上防性侵安全教育课

2013年,全国多地接连曝出女童遭受性侵事件,这些事件深深触动了公众的神经。为了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百名女记者联合多家媒体单位发起了“女童保护”公益项目。

“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发起人孙雪梅认为:“性教育是终身教育,应该从孩子一出生就开始。你可能觉得性教育太早了,但坏人不会嫌孩子小……”

十年磨一课

防性侵教育是性教育的一部分。学习如何爱护自己的身体,尊重自己的隐私,与他人建立恰当而友好的关系,以及在面对危险时如何及时保护自己——这些内容是性教育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由于儿童遭受侵害的案件通常发生在阴暗角落,因此性教育必须在阳光下进行。

此前国内并没有针对防性侵的系统教材,教案需要从零开始设计。与普通教材不同,这类教材需要处理敏感性、年龄适应性、自我保护能力培养等多个问题。

在项目初期,多位从事儿童社会工作、妇女儿童工作、性学、法学等领域的专家作为顾问加入其中,共同参与防性侵教案的制定。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与民族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亦是其中之一。她回顾当时的情景,历经十年,依旧难忘——

“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间窄小的教室里,大家贡献着自己的专业知识,不断修改和完善,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

通过在云南漾濞、贵州习水、北京顺义、广东珠海、福建福州多地多次的试讲,教案从最初简单的不完善版本,逐步修改修订。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经历了40余次的修改,第一版成型的教案最终确定,用于培训考核讲师后开始较大规模面向孩子授课。截至目前,该教案已经修订到了第57版。

在这种对专业素养和服务精神要求极高的情况下,成为一名讲师并非易事。“女童保护”团队对讲师的考核极其严格,他们将教案分解为61个要点,要求讲师进行脱稿试讲,成绩必须达到90分以上才能合格。

孙雪梅介绍说:“这些要点,有0.5分的,有1分的,有2分的。比如有一句话是‘我们身边绝大多数人都是好人’,这句话是为了避免冷漠教育,如果这句话漏讲了,就被扣掉1分。”讲师获得资格证后,如果一年内没有完成足够的课程数量,将会被取消资格。

十年间,上万名和杨沙一样,热爱孩子、希望用爱和热情守护他们美好童年的志愿者们都通过了“千锤百炼”的考核,成为“女童保护”志愿者讲师。

“女童保护”的志愿者讲师们用爱和热情守护孩子的美好童年

杨沙在新疆的支教时间只有一年半,为了让更多孩子学到防性侵知识,提高自身防范意识,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一个学期额外增加32节公益课。从2023年3月22日开始,在每周12节课的基础上增加4-6节“女童保护”课。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新疆阿克陶实验小学四、五年级32个班的“女童保护”课程已全部得到普及,1400余名学生受益。

到建筑工地上课

在“女童保护”的课堂上,孩子们和志愿者讲师积极互动

在一次次的课堂教学中,“女童保护”团队意识到,仅仅通过听课,孩子们接收到的自我保护知识还不够,还需要家庭在后方成为坚实的支持力量。

通常情况下,当孩子最需要解开与“性”相关问题的疑惑时,他们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不要问”。然而在现实中,性教育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父母和家庭在孩子性观念形成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孙雪梅坦言,要想改变家长对待孩子的方式,尤其是改变成年人的思维观念,并非易事。“这类观念根深蒂固,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改变。”

2016年3月2日,“女童保护”推出家长版的儿童防性侵教案,向广泛的家长群体普及防性侵知识。这个版本的教案涵盖了关于儿童防性侵的常见误区、如何教孩子保护自己,以及在不同阶段告知孩子隐私部位的科学名称和人际交往的界限等内容。

在进行家长教育时,“女童保护”团队也会提供一些建议,帮助他们识别孩子可能遭遇性侵时的异常行为,以便引起警惕。

“教家长这些东西,或者说跟家长分享这些,除了要让他们知道怎么去保护孩子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他们自己的孩子或者身边的孩子有遭遇性侵的情况,希望他们能够更新自己的观念,能够善待孩子。”

在家长群体中,外出务工的家长面临着更为特殊的情况。由于与孩子分隔两地,亲自之间难以保持日常的沟通和互动。这种情况下,留守儿童的防性侵意识往往更薄弱。

2018年4月24日,在民政部组织下,“女童保护”走进了建筑工地,为北京良乡的300多名务工家长提供了针对性的“远在他乡,怎么教孩子预防性侵?”课程。

随后,“女童保护”将建筑工地作为重要活动场所,以外出务工人员为主要受众,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多场宣讲,将农村留守儿童相关政策和关爱技能送到建筑工地和外出务工人员身边。

在工地讲课时,孙雪梅提到了一件让她揪心的事情。课上,她建议家长在给孩子打电话时,不要仅仅关注学习情况,还要多问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例如孩子的安全等。她说:“如果你们不知道如何谈论这些话题,可以参考我们提供的手册上的联系方式预约课程,我们的老师可以去你们的家乡给孩子上课。”

这时,台下的一位男性家长突然哭了起来。尽管他没有说出具体原因,但孙雪梅推断出他的孩子可能也遭遇过相关的问题。“亲眼目睹具体个案时,会感到很痛苦,但这也会激发我们的动力,让我们认识到家长层面的改变非常重要。”

截至2023年9月底,“女童保护”在全国面对面授课的儿童有862万、家长78万。

十年前,在微博上写下《女童保护再也不能等了》倡议书的年轻记者孙雪梅不会想到,多年之后自己与伙伴们发起的“女童保护”,已成为目前中国覆盖面最大的儿童防性侵教育公益机构。

“女童保护”已成为目前中国覆盖面最大的儿童防性侵教育公益机构

向纵深去

以“儿童防性侵”为核心,“女童保护”团队正在不断向纵深发展。

随着孩子的成长以及青春期带来的生理和心理变化,仅仅提高安全知识是不够的,建立正确的性价值观也变得非常重要。为此,“女童保护”团队于2018年推出“拥抱青春期”课程,2023年又推出分5个年龄段的性教育系统课程,覆盖从幼儿园到初三年级的学生,此系列课程2023年10月已完成首轮试讲。

孙雪梅回忆,2014年,在关于如何开展青春期性教育课程的内部研讨会上,一位来自北京的中学副校长认为,他所在地区的学生已经接受过一定的性教育,希望获得更多深入的知识。然而,另一位偏远地区的教育局工作人员则认为,他们的学生和家长对于深入的性教育内容可能会感到不适或无法接受。

城乡之间的性教育差距导致了教案的编写一度陷入困境。所以,经历4年时间,最终在2018年,面向6至9年级学生的“拥抱青春期”性教育课程才得以正式进入课堂,满足不同地区和学校的需求。

“女童保护”走进偏远地区的课堂

在过去的十年中,“女童保护”团队在有关部门的主导下,积极参与推动和见证了儿童防性侵相关法律制度和政策的改变。这些改变包括:废除嫖宿幼女罪、剥夺性侵儿童的监护人监护权、将《民法典》中对于儿童被性侵损害赔偿的时效延长到18岁起算3年内有效、建立禁止有性侵未成年人前科的人从事与儿童相关职业的数据库、实施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强制报告制度以及将性教育纳入《未成年人保护法》等。

谈及团队的影响力和社会价值,孙雪梅表现得非常谦虚——“每项政策改变背后都经历着曲折的过程,真正推动的是相关部门,并非一个人的呼喊或行动就能改变。具体到团队,连续九年每年发布报告,同时举办两会座谈会,让代表委员提建议,形成合力。我们作为公益机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力量。”

而这一股“小小力量”的工作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十年间,为了提出更多元化的建议,“女童保护”团队采取了各种方式,包括案例推荐、内部报告等。他们发布的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了数据支持,填补了领域的空白。

此外,团队还与代表委员和专家进行积极的联动合作。每年全国两会前,他们召开“女童保护”的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儿童保护专家参与,共同探讨儿童防性侵的机制建设。一些代表委员和专家连续参加座谈会,他们不仅在两会中倡导相关议题,还积极参与“女童保护”的志愿者讲师工作和儿童防性侵教育的推广。

“儿童保护”停不下来

2023年6月1日,“女童保护”迎来十岁生日。

实际上,名为“女童保护”,是发起时的背景原因,但孙雪梅和团队伙伴们了解到现实情况后,工作却不仅限于保护女童。根据“女童保护”统计的公开报道案例显示,约有10%左右的性侵受害儿童是男童。因此,“女童保护”的课堂一直都是男女同堂,“男孩也要防性侵,而且也是在教他们要尊重他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不能够伤害别人。”回首过去十年的儿童保护历程,孙雪梅感慨万千:“一个社会对待妇女儿童的态度,是社会文明程度的真实写照。在儿童性教育领域,我们今天的努力所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一代人,而是一代又一代人。”

“女童保护”的课堂一直都是男女同堂

儿童性侵防范是一个全球性的难题,不仅仅限于中国。展望未来,“女童保护”团队将继续深耕儿童防性侵和性教育领域,特别关注青少年儿童的保护。“尽管我们在这个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要真正让儿童远离性侵之苦,我们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我们需要从教育、法律、社会文化等多个方面结合我们的国情,推动改变。”

此外,“女童保护”团队还将关注受侵害儿童的事后救助。孙雪梅强调,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后,心理上的创伤往往比身体上的伤害更加深远,但他们往往得不到及时的疏导和干预,这使得问题从防范转向治疗,增加了解决的难度。

为了进一步支持受害者,今年6月1日,“女童保护”所在的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和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共同发起“法援蓓蕾”公益项目,并投入20万元资金,试点对10名遭遇性侵的儿童提供法律援助。

儿童保护没有终点。一个十年过去,下一个十年正在启航。

http://www.gongyishibao.com/html/renwuguandian/2023/11/25555.html

编辑:王俊杰  审编:AD

网友评论